石尧

宅 懒癌晚期 腐gay 江湖再见

无聊到去工作,不工作很有可能会死掉。

去超市收银,下班就去吃点好的,打游戏,就这样过一年,等明年考招教,也不一定非要考上,一辈子在超市收银也挺好,就是长时间站着脚底板疼,不过生活就是要让身体有些感觉,不然就太虚无了。

跟着卷爸画了可喜桃😁

人生啊

   明明是打算在凤县养老的,就算是干收银也可以的,可又在网上找了很多工作,打算明天去西安面试。我爷几天前下来唠叨了我好久,第二天又花了五千给我买了床和衣柜,又叨叨叨好一会才回去。我昨晚在体育场走的时候突然想到了一点,这就是我的人生剧情,就是要把属于自己的房间的门锁上。
买房子这个事真的属于家庭的大事了,从我上小学的时候他们就一直提,那时候沟口有村里的移民搬迁,有补助,现在沟里没几家,都盖新房搬家了。我爷比较注重邻里乡亲的关系和人情,耳朵又软,别人买房了他也想买。问过我,我不想让他买,我从小学五年级一直住学校的宿舍,无所谓吧。但还是买了,以为我好的名义,为我以后娶媳妇能好点。然后就买了,我后来才知道,知道了他们嫌弃房子的位置不好不买了想卖,知道了我姨想买和我爷商量好了,不让我妈知道。知道了我妈生病来凤县看病,我姨和我陪着去,但我妈过了一段时间又说她这是试探,骂我姨不是好人,骂我姨夫不是东西。我那时候撤点并校,初三就在凤县上了,高中也是。平时的周末也都去我姨租的房子里吃饭,玩。相反我妈一年都见不了几次面给不了多少钱,可她把这件事闹的沸沸扬扬,让亲戚施压又说动了我爷,硬是把房子要了回来,最后写的我的名字。我在这几个亲人之间夹着难受的哭了两回,因为我没参与,都是他们在面前骂对方,女儿骂爹墙头草,爹骂女儿不孝。过了几年我大三实习,都把我往回叫,我就回来了,毕业也在凤县一个镇的幼儿园里工作,这期间,我妈和我后来的这个爸吵啊闹的,我就把买的房子钥匙换了,不让他们住,中间我妈要干活又来住,我妹周末也回来住,可我妹的爸有跑来骂我妈,抽烟,嘲讽我。我忍受不了,逼着我妈把钥匙还给我,让她永远别来了,我妹周末来的时候我也不给钥匙,反正我宅不出门。现在我爷给我买了床和衣柜,我感到我的使命像是完成了似的。狗血剧情一步步上演,要等到我辣手无情当一个白眼狼把这笔糊涂账算清楚,把我爷买的房子抢回来,尘埃落定。有一回我要去比较远的幼儿园工作,我爷送我,就从我家到沟口的这段路,他对我说,当时我爸妈离婚,没人要我,打离婚官司把我判给我妈了,我妈去康复医院住院,治了三年多,是他,我爷把我从我爸他家接回来,怕我妈的病怕我妈见不到我,我当时心里就是流泪的,他说我爸也从来没有给过我一分钱抚养费。那时候的我,震惊这个我生命开头的真相,可能我这辈子都忘不了。昨天又想起了,我回到凤县就是要有一间自己的房间,里面有自己的东西,有自己的钥匙,不会无家可归,不会没有立足之地。只有完成了这件事,我才不会像我那个父母双亡的大我一岁的秋霞姨一样,无依无靠被亲戚说她的种种不好。我有我的恐惧,所以我以前是乖的。现在好了,我有钥匙,把我房间门一锁,谁也打不开。我也不会结婚生孩子,我不喜欢女的,原因很简单,我小时候很乖,和外公外婆一起住,他俩吵架多打架少,一打就不得安宁,我也得遭殃,我婆很强势,她是四川人,小时候她管我,很严厉,我和她一起睡大炕,就让我别出门待在家,白天晚上都是这样。好多年的元宵节晚上游灯笼都不让我去,我也不敢去,那时候懒了,写字不好看就挨打,扔书罚跪很多。我对女人和家庭没性趣,我爸是上门女婿,我小时候他们离婚后我妈又嫁人生了我妹妹,从小我和我妹就不对付,打架抢遥控器很常见,见一次打一次吧,我和我妹我爷都会抢遥控器,小时候我妹就是一个流氓,常抓着邻居家她弟弟的鸟玩,他弟弟是个小娃穿开裆裤。有一次,我妹又到我家来玩,有可能是玩了辣子,反正是哭了,诬陷我动她裤裆了,我婆就叫我下跪,我说我没有,一直说我没有动,我还嫌她流氓了,我婆要打我我就跪了,反正生活里的事要多狗血有多狗血。我不喜欢女的,可能是我住宿舍和一个宿舍的互摸,又接触了不少男男小说吧,喜欢帅的男人,但我工作后有了钱去开房约泡,约了几次就拒绝约泡了,因为和其他肉体太胖的素质太差的人约会很恶心,而且我身材也不好,也嫌弃自己,就完全放弃了约泡。我发情期已经过去了,现在有性欲了就自己撸,我现在需要的就是一个能养活自己的工作了。我爷回去之前给我四百块,就按我说好的,再给我最后一次钱就不用给我钱了,我有我饿不死的自信。

无业游民找不到工作。🙅🙆💁其实是懒得找

终于抄完了
_(:з」∠)_
一会儿去体育场跑四圈
真的不能再肥了

没考上幼儿园,我怀疑是我的潜意识搞鬼,因为我的自我认识中,我能力不足,面试时太紧张了,现在真的是有大把时光可浪费~

笔试过了,面试就剩七八天,很悬。我知道我是什么样子,什么实力的。坐等死亡。▄█▀█●给跪了 提心吊胆中QAQ
在超市收银干了一个月多,很累,很困,收到两张假钱,一百的和二十的,我用我的真钱换了,送给银行了,还有十几块对不上帐的,我掏钱补了。工作要一直站着,脚疼,有一天穿白球鞋去上班,下班后才发现有个泡。最近之后觉得自己回家很暮气很老很土。自恋的感觉被上次理的发破灭了,又三十多天没理发,很难受,敷面膜都救不了自己。今天一早办了离职手续,理了发,但心里的石头还是挺沉,落不下去在那儿吊着。可能是连续一个月看着时间争分夺秒上班签到,半个小时吃饭时间的狼吞虎咽摧毁了我的习惯吧。我想过自在的生活,想过不看表不看日历的生活。
刚好发个誓,画一片叶子就去体育场跑一圈。
在家住了四个月了吧,终于把窗帘安上了。